•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財經眼

“教育信息化”讓學生3980元買單商丘市二高被質疑“借機斂財”

時間:2019-07-09 12:38:07   來源:紀實新聞   閱讀:141   評論:0
內容摘要:  備受爭議的商丘市第二高級中學  多日來,河南省商丘市第二高級中學(以下簡稱商丘二高)的許多家長向記者反映稱,該校以推行“信息化教育教學”為名,讓一年級學生購買3980元一臺的“平板電腦”,家中有平板電腦的還要繳納2500元的教學軟件費用......
“教育信息化”讓學生3980元買單 商丘市二高被質疑“借機斂財”

  備受爭議的商丘市第二高級中學

  多日來,河南省商丘市第二高級中學(以下簡稱商丘二高)的許多家長向記者反映稱,該校以推行“信息化教育教學”為名,讓一年級學生購買3980元一臺的“平板電腦”,家中有平板電腦的還要繳納2500元的教學軟件費用。如果使用他們的教學軟件,到高中二年級時調到“智慧班”班,實行“智慧教育”,進行重點教學。不買的則呆在傳統班……

  此舉,引發了不少學生家長的不滿。“市場上一部品牌的平板電腦才1000多元,他們居然賣3980元,而且不是什么品牌機器。這么高的價格誰定的?這么昂貴的學習設備是怎樣進入學校的……”一部分學生家長甚至質疑,此舉是“校企合作、借機斂財”的典范,另外,更多的則是擔憂。每個學生家庭情況不一樣,如果家里貧困買不起就是一種教育上的不公平,勢必會給廣大貧困孩子心理上造成一定陰影。

  為還原事實真相,7月4日至5日,記者對商丘市二高及主管部門——商丘市睢陽區教育體育局進行了采訪。

  投訴:高二新生要進“智慧班”不以成績說了算,必須購買平板電腦

  記者調查中獲悉,商丘二高啟動的“信息化教育教學”主要是針對高一的班級。在推廣過程中,一位高一的班主任稱,學校已經與北京石三教育科技有限公司達成了協議,開展智慧課堂教學勢在必行,高二分班會是“智慧班”和“傳統班”,凡是購買了“平板電腦”的學生,高二會分到“智慧班”,沒有購買“平板電腦”的學生分到“傳統班”。

“教育信息化”讓學生3980元買單 商丘市二高被質疑“借機斂財”

  老師向學生家長微信群發的信息證實,高二將分“智慧班”、“普通班”

  記者了解到,在班主任口中所說的“平板電腦”,其實是一款帶有教學軟件的一般平板電腦。如果自己提供平板電腦是否可以呢?對此,學校老師在微信群中的解釋為,自己可以購買其它品牌的平板電腦,但是必須安裝北京石三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軟件,收費為2500元。

  在采訪中,有高一學生告訴記者,班主任已經說過了,等新學期升入高二,學校將一些具有先進教學經驗的重點老師調到“智慧班”班,實行“智慧教育”,進行重點教學。

  對此,有一位學生家長接受記者采訪時稱,本來不打算給學生買,但是怕好老師都給調到“智慧班”,只好交了3980元。一位高一的學生說,剛開始,一個班就兩三個人購買,現在學校稱開學后要分班,由重點老師去教,現在已經有二三十個學生都交錢購買了。

  商丘二高一年級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學生家長說,學生每學期除了繳納三千塊錢的學費外,還有住宿費、校服費、吃飯等,每年都要花不少錢,現在又讓交3980元買一個平板電腦,壓力很大。如果不買,又怕影響學生的情緒和學習積極性,很是令人頭疼。

  質疑:被優質教育“要挾”背后 是智慧教學還是利益驅使?

  教育本是公平的,如今,在商丘二高因為“平板電腦”變得不再公平。一位學生家長無奈的說。

  據調查,其實,商丘二高在年前就給學生家長下發過通知,讓學生家長到學校會議室召開“信息化教學”說明會,家長們紛紛表示,“平板電腦”既影響學生的視力,又沒有實質性的效果。甚至有一些家長當場就對此提出質疑和投訴,當時的家長會變成了“聲討會”,會后此事不了了之。

  “沒想到,最近商丘二高又換了一種營銷方式,給高一班每名學生發一個‘平板電腦’進行試用,一周后再收走,然后又以‘分班教學’為由再次推廣,美其名曰是為了學生考慮,實際是學校變相斂財。”一位來自農村的學生家長氣憤的說。

  據知情人介紹稱,北京石三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與商丘市二高深度合作,以推行“智慧教育”為名,既出售了“教育軟件”,又捆綁銷售了“平板電腦”。這種以信息化教育教學為由的推廣和高昂的費用,說是自愿購買,其實讓學生家長很無奈。

“教育信息化”讓學生3980元買單 商丘市二高被質疑“借機斂財”

  群里這位學生家長是被優質教育“要挾”下發出的真實聲音

  采訪中,許多家長表示,對商丘二高啟動信息化教育學方式很是懷疑,更對于動輒把費用全部轉嫁到學生身上的做法很不理解。

  有家長提供的班級家長微信群內容顯示:

  學生看過平板之后,覺得眼睛不舒服,有什么辦法沒有?

  買了平板不用可以嗎?孩子眼疼。

  我家孩子看了兩天之后就眼疼。

  我還以為就我家孩子眼睛疼呢。

  ......

  “買了平板不用可以嗎?孩子眼疼。”群里這位學生家長是被優質教育“要挾”下發出的真實聲音。

  “雖然學校表示自愿,不強制購買,但是我們家長不這樣看,買的都進好的班級去了,就咱家小孩不買呆在普通班,你讓同學咋看孩子,老師咋看待你家孩子?那不是得不償失。”在學生家長高先生看來這樣的教育投資必須投。

  另一學生家長不解的說,如果用“平板電腦”教學好,為什么商丘市一高不推廣使用?

  “一個班級幾十個學生都用平板電腦,教室又沒有充電設施,如果上課時平板電腦沒有電了,怎么學習?如果家里沒有網絡如何使用?經常看平板電腦會不會加重眼睛的近視?家里窮買不起平板電腦又想進‘智慧班’怎么辦……”在昂貴的“平板電腦”背后,眾多學生家長存在諸多質疑的同時,一系列的疑惑,也讓即將步入高二的學生十分不解。

  真相:以學生購買高價設備換來“教育信息化”在國內多地被叫停

  針對學生家長的質疑和投訴,商丘市二高又是怎樣的說法?7月4日下午,該校校長張建國接受了記者采訪。

  張建國告訴記者,商丘市二高推行信息化教學是根據教育部和河南省教育廳文件執行的,今年年初學校又被商丘市教育體育局評為商丘市中小學教學信息化試點學校。在推廣信息化教學方面,學校并沒有強制學生購買,目前已經有1000多名學生自愿認購。但,為了方便教學只有把購買平板和沒有平板的學生進行分班。

  對于家長們的反映,張建國稱,不滿意的家長只是一小部分,他們也打了“市長熱線”,學校都有回復。其實,學校了解到的信息是,有個別家長是賣“平板”的,想讓學校采用他們的平板,可是這些學校又做不了主,家長才不滿意。

  有錢就能上“智慧班”,沒錢只有上“傳統班”,這對學生公平嗎?這是不是商丘二高教育公平的缺失?張建國解釋說:“家長沒錢也沒辦法,沒錢只能上傳統班。”

  針對商丘市二高存在的這一現象,記者網上查閱得知,關于“平板電腦”教學備受爭議的問題,早有曝光。

  2016年,河南省漯河市郾城區第二實驗中學指定學生購買3000元平板電腦,不買就不讓上“科技班”一事。后被河南省教育廳等多部門聯合組成的“河南省治理教育亂收費工作聯席會議辦公室”要求當地成立調查組,進行調查。

  2017年,華西都市報曾報道過《中學強制學生花3500元買399元山寨平板 官網還涉黃》的文章。文章顯示:四川省自貢市富順三中購買的3500元一臺的“平板電腦”不僅是“三無產品”,而且官網竟然是“黃色網站”,后被當地工商局查封。

  2019年2月,河南省鞏義市市直高中要求學生購買3980元一臺“平板電腦”,買平板就能進“實驗班”,被媒體曝光后被叫停。

  日前,山東蒙陰縣部分小學下發通知,強制學生購買平板電腦建“智慧課堂”,還稱該平板可防止近視。家長稱,這個學校收費2400元的平板,專賣店只賣1049元。6月28日,蒙陰縣教育體育局微信公號發布相關情況說明:經過慎重考慮,決定在尚未開展“智慧課堂”教學的校區暫緩推進。

  早在2012年,教育部、新聞出版總署、國家發展改革委、國務院糾風辦聯合下發了《關于加強中小學教輔材料使用管理工作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該《通知》特別強調,學生購買教輔材料必須堅持自愿原則,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以任何形式強制或變相強制學校或學生購買任何教輔材料。

“教育信息化”讓學生3980元買單 商丘市二高被質疑“借機斂財”

  北京石三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在商丘市二高的辦公室

  記者登陸“天眼查”了解到,北京石三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是一家K12新型教育平臺,其主要做軟件開發、線上教育、網絡運營與服務和智能教育為主。

  如此一家經營性公司又是如何與商丘二高進行合作的呢?商業公司合作以推行信息化教育教學,在國內已有很多失敗的案例,不知為何,商丘二高在學生學習任務繁重的情況下仍然熱衷于推廣?

  專家:用了平板就是智慧課堂?錯了!“智慧”的主體是學生

  據7月4日未來網報道: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在接受未來網記者采訪時表示,強制學生購買教學硬件,顯然不太妥當,因為信息化本身在內容和條件上,都有一個過程。如果一些地區和家庭不具備應用的條件,就構成了對于不同條件家庭的一種不平等。他指出,智慧的主體只能是學生,能夠充分發揮學生智慧的才叫智慧課堂。

“教育信息化”讓學生3980元買單 商丘市二高被質疑“借機斂財”

  商丘市二高辦公樓內的宣傳標語顯得格外醒目

  蒙陰事件一出,有不少網友提出疑問,教育信息化的推進一定要依靠“平板電腦”、“手機”等教學硬件嗎?

  實際上用“智慧課堂”這樣的名詞宣傳有點名不副實。儲朝暉表示,“智慧的主體只能是學生,能夠充分發揮學生智慧的才叫智慧課堂。你不能夠說學生使用了一個平板電腦的課堂就是智慧課堂,不用的平板電腦等教育硬件的課堂就不是。”

  當下,包括智慧課堂,智慧學堂,智慧學校……等詞語使用的頻繁且混亂。儲朝暉建議,包括在學校進行宣傳的時候,建議不要亂用、濫用這些詞匯。

  儲朝暉表示,信息技術對于教育來說永遠只是個工具,既可以使用也可以不使用,這取決于教育者要實現什么樣教育目標。但儲朝暉認為,無論是否使用平板電腦,都可以實現某一個具體的教育目標。 對此,儲朝暉給出了解釋,使用科技硬件對于是否達成教育目標的討論由來已久。早期開始宣傳教育要使用幻燈片,后來發現不用幻燈片,也能夠達到使用幻燈片時的教學目標。后來有了多媒體,有了電子書包,對于教育來說,這些工具的使用都能夠實現教學目標,只是方式不一樣。

  因此,儲朝暉認為,在互聯網信息技術上也應該破除這一誤區,因為教育的關鍵任務是人的發展、人的成長。

  矚目:誰該為教育信息化推進買單?當地教育主管部門表示將對其進行調查

  一個不知名品牌的平板電腦何以賣出3980元的高價?價格是誰制定和批準的?為什么不給學生開具發票?學校構建教育信息化,推薦學生購買平板電腦,究竟應該由誰來為此買單,支付教育經費?經過約定,7月5日上午,記者再次趕到商丘市二高采訪。

“教育信息化”讓學生3980元買單 商丘市二高被質疑“借機斂財”

  繳納3980元開具的是收據而不是正規發票

  在學校門崗,記者等候半個小時后才得到學校領導默許后進入校園。剛走到學校辦公樓前,等來不是采訪,而是赤裸裸的威脅。該校一葉姓領導將記者介紹給北京石三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馬磊后說:“校長今天沒有空,有什么事你們談吧!”隨后,急匆匆地離開。接著,這位“石三教育”的董事長馬磊滿臉憤怒的叫囂質問:“你們是哪里的記者,小心我弄死你。”

  本是一個正常的采訪,商丘市二高合作公司董事長竟然如此威脅記者,令記者十分不解。如此素質又怎么能做好該校的信息化教學?學校和公司合作的背后又有著怎樣的貓膩?我們不得而知。

  當天上午,在商丘市睢陽區教育體育局記者見到了該局信訪室工作人員崔永軍。崔永軍告訴記者:“商丘二高開展的信息化教學我不清楚,局里也不知道。”他說,7月2日,針對商丘市二高購買平板電腦一事,有群眾向商丘市市長熱線進行舉報。因為商丘正在“雙創”工作,還沒來得及調查此事。

  中午時分,睢陽區教育體育局副書記、副局長劉守清向記者了解情況后表示,會馬上組織相關人員對此事進行調查,然后近期將調查結果向記者回復。

  教育信息化發展至今,為教育質量的提高,教育公平作出了一定貢獻。商丘市二高以學生高價購買學習設備而推進的教育信息化,顯然有失教育公平,存在很大的爭議。如此的教育信息化一旦失敗,家長金錢的損失是小事,誰又為1000多名孩子的未來擔責?


標簽:信息  教育  學生  買單  斂財  
相關評論
2016-2018版權歸華夏快報所有,本網內容皆來自網絡,秉承信息共享的原則,如有侵權,請聯系QQ:2090395419告知!
燕赵福彩网排列七什么时候开奖